您好! 欢迎来到第一食品网! 登录 免费注册
第一食品网手机站
疯狂的猪肉:揭秘金字火腿期货迷局
2022/4/15 9:14:00
来源:新浪网
作者: -
编辑:林西

作者|韩江雪 主编|赵妍

爆料邮箱:

stoolpigeon@service.netease.com

4月10日下午,金字火腿(维权)(002515.SZ)发布公告,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,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。受此消息影响,第二天开盘,公司股价快速跌停。

实际上,今年以来,金字火腿雷声不断。

早在1月26日,公司自爆其生猪期货套期保值业务遭受巨额亏损,亏损金额高达5510.53万元。

更令人拍案叫绝的是,这五千多万元的期货损失,全部由公司的期货交易员个人承担,而这个交易员竟然特别爽快地答应了,并且在2021年9月底,将赔偿款全部支付给了公司。

这样的剧情多少有点黑色幽默。在交易所的问询下,公司披露,这个交易员的赔偿资金,绝大部分来自于其岳父施雄飚,施雄飚是金字火腿第三大股东,目前持有金字火腿3374.39万股。而施雄飚的弟弟施延军是金字火腿原实际控制人,目前是公司第二大股东,担任公司总裁。

因此,媒体纷纷戏称施雄飚为“A股好岳父”。

令人疑惑的是,一家主营火腿的公司,为何要斥巨资从事生猪期货业务呢?清流工作室独家研究发现,在这背后,有着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关于猪肉的故事。

金字火腿2010年上市,上市之后业绩长期萎靡不振,到2016年,公司营收和扣非后利润分别为1.61亿、1110.01万,跟2010年相比,营收基本持平,扣非后净利润则下降了将近75%。

2016年,公司斥资4.3亿并通过增资,拿下中钰资本51%股权,进军投资及医疗业务,当时互联网医疗在二级市场是一个炙手可热的概念。

但是这次并购并没有令金字火腿的业绩有所起色,相反,受中钰资本业绩不佳的影响,公司2017年和2018年的扣非后利润都处于亏损状态。

2019年下半年,受非洲猪瘟和“猪周期”等多重因素影响,猪肉价格急剧飙升。与此同时,“猪肉概念”成为了二级市场的一个热门概念,相关公司的股价遭到爆炒。

这时候,正在为业绩所困的金字火腿,看到了一个绝佳的商机。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,金字火腿开始大规模鼓捣猪肉生意。

根据公司财报数据,2019年公司品牌肉业务贡献的营收为5104.73万元,占当年营收比例为18.13%。而公司2019年的半年报中,并没有品牌肉这块业务,所以可以判断这块业务收入主要是2019年下半年产生的。

金字火腿当期品牌肉业务毛利率高达37.32%,这个毛利率远超同行业上市公司,比如主营猪肉的龙大美食,2019年其冷冻肉和冷鲜肉的毛利率分别为18.81%、0.97%。即使跟其毛利率高的冷冻肉相比,金字火腿的毛利率也是龙大美食的两倍。而龙大美食当期的冷冻肉营收规模将近15亿,远超金字火腿。

金字火腿为何刚进入这个行业,就能取得如此高的毛利率?背后的奥妙在于:囤肉。

在我们国家,猪肉属于大宗商品,且跟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,进价售价都是比较透明的。对于金字火腿这种贸易商来说,是很难取得额外的溢价的。但是在猪肉价格急剧上升的时候,如果先囤积一些猪肉,等价格涨上去了再卖,是可以取得不错的收益的。

这一点,可以从金字火腿的存货数据中看出来。2019年末,金字火腿的存货余额为3.81亿,同比增幅高达132.32%,而当年公司的营收,同比是下降的,降幅为33.98%。所以可以判断,公司存货之所以激增,主要是因为囤积猪肉所致。

这种囤积猪肉,等价格涨上去再出售,本质上就是炒期货了,相当于持有多头头寸。

那么金字火腿到底囤了多少猪肉呢?根据公司2019年财报披露,截止到2020年4月22日,公司进口猪肉库存8887.55吨,在途10397.45吨,共计19285吨。

而2019年全年,金字火腿出售的品牌肉,累计不过是1727.93吨,也就是说,到2020年4月22日,它囤积的猪肉(含在途)数量已经是2019年总销量的十倍以上。这已经不是正常的业务量,而是一场声势浩大的豪赌。

那么2020年,金字火腿卖出去多少猪肉呢?

根据当年财报披露,公司2020年销售品牌肉16356.04吨,另销售肉制品1284.54吨、火腿1198.72吨,即使这些全部当成猪肉来计算,累计数量也只不过是18839.29吨,还不及4月22日的库存量。

也就是说,金字火腿4月22日的库存,到年底还没有卖完。

而随着猪肉价格的下跌,金字火腿的毛利率开始大幅下滑。根据公司当期收入和销量来测算,其品牌肉19年的销售单价为29.54元/公斤,2020年下降至25.95元/公斤,同比下降12.17%。而品牌肉的毛利率,从2019年的37.32%,下降至11.57%,降幅超过三分之二。

即使如此,也丝毫没有影响金字火腿囤积猪肉的热情。截止到2020年底,公司的存货已经高达6.43亿元,同比增幅68.77%。

这时候,其实已经出现了危险的信号,比如占存货比例最大的原材料出现了减值,当年计提存货减值准备83.35万元。

2021年,随着猪肉价格的大幅下挫,金字火腿的品牌肉业务一落千丈。当年公司销售8788.27吨猪肉,同比下滑46.27%,贡献营收1.79亿,同比下滑57.89%。

最惨的当属毛利率,从2020年的11.57%,下降到2021年的-10.59%,也就是说,它的售价已经大幅低于进货价了。这就是囤积猪肉所产生的的恶果!

2021年底,公司计提的存货跌价准备,已经高达2141万元。

但是,现货市场的失败仍然没有引起金字火腿的警觉,更没有减少它对猪肉的那种狂热。

2021年1月,公司董事会审议并通过了《关于开展生猪期货套期保值业务的议案》,授权公司在5000万元额度内(不含期货标的实物交割款项)以自有及自筹资金开展商品期货套期保值业务。

请注意,这里的“套期保值”,其实是一句谎言,为什么这么说呢?金字火腿囤积了大量的猪肉,为了避免猪肉价格下跌带来的存货减值损失,正常的套保操作应该是买入看跌期权,来对冲猪肉价格下跌带来的风险。

但是金字火腿根本不是这样操作的。根据公司公告披露,2021年8月,期货交易员按照公司制定的生猪套保计划,操作公司账户陆续买入生猪看涨合约,如生猪2111、2201、2203、2205看涨合约。公司投入的本金,最高峰时达到7000万,远超董事会的授权额度。

从其操作可以看出来,他们是在赌生猪价格上涨,而不是买入看跌期权,来对冲存货减值风险。换句话说,他们是同时在现货市场和期货市场做多,豪赌猪价上涨。

但是,事与愿违。公司账户从17,000元/吨左右开始建仓,至15,000元/吨左右完成建仓,期间生猪期货价格最低下探至13,000元/吨左右。随着生猪现货和期货价格持续呈现单边下跌趋势,公司账户出现较大金额浮亏,保证金大幅缩水。

到了9月底,交易员扛不住了,不得不进行平仓操作,导致公司账户总计亏损5,510.53万元。但是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这口乌黑的大铁锅,最终扣在了交易员的头上,公司不承担任何损失。

而对于该笔期货操作带来的巨额损失,金字火腿并没有及时履行相应披露程序,而是选择了隐瞒。甚至,对于这笔损失和交易员的赔偿款,公司会计根本没有进行账务处理,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但是,纸终究包不住火。不知是财报审计带来的压力还是其他因素,公司在2022年1月26日突然披露了期货交易事项,并公告称对公司2021年三季报的“会计差错”进行更正。

至此,真相大白于天下,并引发了一阵舆论狂潮。金字火腿那个滚烫的猪肉梦,破碎了。

2022年4月8日,公司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,4月9日,公司副总裁王启辉火速离职。当初“A股好岳父”施雄飚借给他女婿的还款资金,主要就是向王启辉拆借的。

而直到4月10日晚间,金字火腿才对外披露公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一事。这比它收到调查通知书的时间,晚了两天。 

免责声明
第一食品网 辽ICP备2021005939号-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辽B2-20210315 辽公网安备 21020402000193
Copyright @ 2003 - 2022 foods1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 webmaster@foods1.com 热线电话: 0411-84542000(12线中继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