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! 欢迎来到第一食品网! 登录 免费注册
第一食品网手机站
房县农民有望央视春晚“唱”《诗经》
2012-1-10 8:03:00
来源:荆楚网
作者: -
编辑:福安

图为:榔口乡齐心村民间歌师在尹吉甫宗庙前唱《诗经》相关民歌资料图片

图为:藏身悬崖绝壁的尹吉甫宗庙

图为:房县歌王胡元炳在老榆树下歌唱

楚天都市报报道:本报记者赵杰

千百年来,一曲《关雎》,醉了几多翩翩少年。然而,笃信“此曲只应纸上寻”的现代人却很少知道,在《诗经》的主要搜集者尹吉甫的故乡湖北房县,这首诗歌依然被代代相传地传唱,山野之间、河流之畔、街巷之侧,“中华诗祖”的古风遗韵,仍是活脱的现世风景。

继去年登上湖北春晚舞台后,房县特有的《诗经》吟唱已悄然走出大山深处。近日,记者了解到,一支60余人的演出团队正在房县紧张排练,冲刺央视龙年春晚。除夕夜,传承两千余年的原生态《诗经》有望走入全球华人视野。

“小雅”初登台

一首情歌宛如天籁

关关雎鸠(哎)张开了口,在河之洲抬起了(哦)头(唉),

窈窕淑女(哟)一朵花(耶),君子好逑跟姐(呀)走(喂),姐儿羞得回绣楼!

关关雎鸠一双鞋(哟),在河之洲送(哦)过来,

窈窕淑女(哟)难为你(耶),君子好逑大不该,年年难为姐(哟)做鞋!

2011年2月1日,湖北卫视春节联欢晚会,山溪淙淙的LED幕布前,5位房县民歌手身着唐装,朴实无华的“姐儿调”清唱搭配水仙子、长辫子组合甜美的和声,“可以听的《诗经》”一时让观众惊为天籁。

转眼又至年关,在房县,一支更大的民歌王队伍正在悄然集结,以《诗经》为蓝本重新打磨的大型原生态歌舞经过三个多月的排练,正在紧张冲刺2012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。

不久前,在湖北卫视某节目录制现场,记者巧遇正在手把手教明星唱歌的房县民歌手康贵春和陈远翠。湖北春晚一唱成名后,以她们为代表的房县民歌手频频亮相荧屏,致力于诗经民歌的推广。今年下半年,康贵春、陈远翠和房县另外几名民歌手被选中,成为冲刺央视春晚的诗经民歌领唱。谈及倾尽心血的节目,艺名康娃、翠娃的两人,深夜倦容中逐渐透出兴奋。

苦练三月余

60位农民冲刺春晚

采访中记者了解到,此次筹备的诗经吟唱,比以往任何一次登台都要隆重。60人的演出阵容全部选拔自房县当地农民,除了4至5位领唱,还有数十人的伴舞团队。演唱曲目依然是以《关雎》为蓝本的房县民歌,但篇幅会有所延长,“参差荇菜,左右流之,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”等经典段落都将容纳其中。

据我省知名词作家贺沛轩介绍,正在筹备的大型诗经吟唱,曲调全部重新编排,舞蹈创作团队则全部从北京引进。康、陈二人告诉记者,领唱除了每人一至两句的联唱外,还要完成从未接触过的板凳舞动作,原生态的舞蹈、歌谣将在舞台完美融合。

从田间地头的信口而歌到国家级的最高舞台,每个演员都承担了极大的心理压力。没有任何舞蹈功底的民歌手们要完成手足并用、“全身都不闲着”的板凳舞,还要听准节拍、腾空而起、气息丝毫不乱地唱出民歌,只有下足苦功。在当地一所小学的校舍里,演员们每天练舞长达8个小时,三个多月来,浑身的酸痛从来没有缓解,初开始,由于训练强度太高,很多演员都偷偷哭了好几次。但是,为了有机会向全球华人展示“湖北的骄傲”,为了代表家乡站上春晚舞台的希望,民歌手们从来没有说过放弃。苦中有乐,因为“只有唱歌才能让我们高兴,让我们陶醉,让我们快活”。

好歌出深山

千古“风雅”世代传唱

在鄂西北,有着“自古好歌”传统的房县,康贵春、陈远翠是村村镇镇千万“歌布袋”中的两个。走进乡野,很多民歌听来都有些耳熟:

“东方发白兮,上山岗兮,砍砍伐檀兮,日暮而归兮……”这是《伐檀》;

“他送我的是木瓜,我拿美玉报答她。美玉哪能算报答,是求永久相好呀”,是“投我以木瓜,报之以琼瑶,匪报也,永以为好也”的《木瓜》;

“参差荇菜水中摆,左右流之想裙衩,窈窕淑女我爱你,寤寐求之姐儿来,琴瑟钏鼓度情怀”,是《关雎》……

所有民歌都不约而同地指向一部耳熟能详的文学经典《诗经》。

《诗经》,我国最古老的诗歌总集,收录自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五百多年的诗歌305篇,又称《诗三百》。西汉时被尊为儒家经典,始称《诗经》,并沿用至今。

然而,当美丽的“国风”逐渐只能在纸张上寻觅芳踪,房县农民依然世代传诵着悠扬动人的“关关雎鸠”。令人惊奇的是,很多当地人此前甚至从未意识到陪伴自己劳作的,就是《诗经》。“我们原来也不知道唱的是《诗经》,只知道是情歌,讲的是个情字,谈恋爱的时候老唱。”康贵春说。

由于当地民歌多混搭方言口语,传唱者又以中老年居民为主,多年来,诗经民歌一直以情歌的形式默默存在,并未引起太多关注。

图为:2010年,房县举办首届诗经文化节,12000名学生齐诵《诗经》资料图片

谜团终解开

诗祖故里唱诗念祖

直到上世纪80年代,房县诗经民歌终于进入研究者视野。1981年,房县文化馆退休干部、原文化馆员杨才德开始搜集整理房县传统民歌时,偶然发现房县九道乡村民杨家管所唱民歌,正是本文开头介绍的《年年难为姐做鞋》。此后,随着研究的深入,更多诗经民歌被研究者挖整出来,有家族长者葬礼上,晚辈怀念父母之恩吟诵的《蓼莪》:“蓼蓼者莪,匪莪伊蒿。哀哀父母,生我劬劳”,也有与《召南·野有死麇》同样表达馈赠猎物的婚俗的《打一个呱呱鸡》:“肩扛一杆铳(啊),手提个火鸡公(啊),引一个黄狗娃(啊),呜呜!唆唆!光光光!廷通(拟声词)!打一个呱呱鸡(哟)。大姐(哟)住(呀)在半(啰)山里,找一个丈(啊)夫打枪的(哟),丈夫(啊)在对门炮(啊)号响(啊),姐在(哟)屋(哇)里笑眯(啊)眯(哟)……今晚上(啊)又(啊)有宵夜的(哟)……”诗经民歌已经全面渗透在房县人的生活中,婚丧嫁娶的民俗中,都有颇具古风的诗经民歌。据统计,十堰市诗经尹吉甫文化研究会现已收集《诗经》相关民歌36首。

与此同时,诗经何以在房县传唱两千余年的谜团也被逐渐解开。十堰市诗经尹吉甫文化研究会会长袁正洪介绍,经大量史料搜集及实地考察,原来,房县正是《诗经》的采风、编撰者,周朝太师尹吉甫的故里。“十堰市及房县是《诗经》周南、召南‘二南交汇之地,古时应是《诗经》的采风地之一,当地人为了纪念家乡走出的‘文武吉甫,万邦为宪的西周太师尹吉甫,便世世代代吟诵他所整理的《诗经》。”

民歌手走红

“关关雎鸠”房县名片

袁正洪介绍,房县至今仍有5万人会唱与诗经有关的民歌,其中能唱千首以上的民歌手有250人。门古寺镇民歌协会的邓发鼎、张兴成等人还自发坚持搜集、挖整民歌,还可以用多种民歌曲调演唱同一段唱词。“会唱诗经,被当地人认为是有文化修养的体现。”

近年来,随着诗经文化被系统发掘,学唱诗经民歌也逐渐成为当地年轻人的新时尚。本月初,随着纪录片《诗经溯源》在央视《探索·发现》栏目的播出,全国范围内再次掀起“诗经热”。

“说起湖北,我们会想起洪湖水,浪打浪,为什么诗经不能成为湖北的文化名片?”论坛上网友的发言,与房县当地打《诗经》牌的战略不谋而合。2007年起,房县先后出台《房县民间艺人资格评审暂行办法》,为当地有影响力的民间艺人建档立案、创建了53个民间文化保护示范村、建起25个民歌堂,2010年8月,首届中国诗经文化节开幕,万人齐诵“关关雎鸠”的场景震人心魄。中国诗经文化节、中华诗经城等重点项目,都已被列入当地十二五规划的蓝图。

免责声明
大连开普物流有限公司 辽ICP备09016250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:辽B2-20160331 辽公网安备 21020402000193
Copyright @ 2003 - 2019 foods1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 webmaster@foods1.com 热线电话: 0411-84542000(12线中继)